本報訊(記者楊蔚)“明明是深夜高分貝擾民,還說是我不理解。”昨天,家住武昌區餘家頭錦繡家園社區4棟的餘曉(化名)女士,致電本報,稱她因指責社區內高分貝辦喪事,被周圍鄰居說“太冷血”。餘女士非常困惑,辦喪事就可以擾民麼?

 

餘女士說,前不久對面樓棟的一戶家的婆婆去世了,第二天晚上6點半,她正在和家人吃飯,樓下就開始高分貝地唱歌,聲音大到一張桌上的人說話都聽不見。大約晚上9點回來,樓下才安靜。可餘女士萬沒想到,第三天早上5點,她又被樓下的哀樂吵醒。餘女士沖到陽臺上大吼:再吵就報警了!可她的“怒吼”並沒起到什麼作用,樓下並沒有停止或降音的意思。

 

餘女士跑到樓下找物業,社區保安告訴餘女士,他們也沒辦法。見物業不管,餘女士拿起電話報警。誰知,員警也說讓她忍一下。可不到一周,離餘女士家不到百米的一戶家的老人也去世了。到了晚上6點多,熟悉的聲音再一次從樓下傳來,次日5點,實在無法忍受的餘女士下樓,請求附近一位年長的婆婆去說一下。沒想婆婆斷然拒絕,還指責餘女士太過冷血。

 

餘女士很困惑,這樣高分貝辦喪事擾民真的沒錯麼,為什麼不能文明辦喪呢?民俗專家劉謙定認為,餘女士太過看重自己的感受,忽略了逝者家人的心情。偶爾遇到了這樣的事,應該理解包容。